欢迎你访问广元市昭化区人大网站
当前位置
首页区人大代表 — 王金玉
王金玉
作者: 来源: 发布时间:2019年01月10日 点击数:

 

     王金玉,女,汉族,生于1965年7月,四川省广元市人,大专学历,1984年8月参加工作,任教于紫云乡小学。

植根教育扶贫  用心托起明天的太阳

我叫王金玉,是来自昭化区的一名区人大代表,也是紫云乡小学的一名普通教师。我报告的题目是《植根教育扶贫 用心托起明天的太阳》

我从事教学工作33年了,一直坚守在偏僻、交通极不便利的紫云乡中漕村。作为一名教师,我深知:一个贫困家庭,如果有一个娃成人成才,这个家庭就有了希望。对于贫困家庭的学生,一个鼓励的眼神,一句温暖的问候,一次及时的帮助,这些看似细小的举动,却能激起孩子和家长们心中幸福的涟漪,让他们充满希望。我尽心尽力,把点点滴滴的爱洒向了每一位学生。每当回味自己帮扶这些孩子的历程,内心充满了幸福和温暖。

2009年撤并校点时,我本可以调回交通便利,工作生活条件优越的紫云乡中心校和家人团聚。但是我想我生在中漕,长在中漕,这里的一草一木,一家一户,我都了如指掌。如果我走了,4岁的留守儿童邓渊儒怎么办?他家只有一位70多岁体弱多病的老奶奶;如果我走了,家庭贫困的周芯宇去哪上幼儿园呢?如果我走了,既是留守儿童,又患有自闭症的徐菡谁来照顾呢?还有杨枝博、杨枝权、谢晓峰呢?思量再三,我不顾家人的反对主动申请独自一人留在了全乡唯一的、最偏僻的中漕村教学点任教。我一人一校,十多个娃又整整坚守了八年,

八年来,在三尺讲台,我是教师,担任学校幼儿园、一年级和二年级的18门课程。在厨房,我是炊事员,忙着学生的午餐。在夜晚,我是保姆,哄着留校的幼儿睡觉。我的一天就在这三种角色之间转换,累并幸福着。

我每天的工作从背水开始。早上七点,从家里背着一桶50斤重的水到学校,用于给孩子们做饭,洗菜,洗手洗脸,打扫卫生等。课前半小时,钻进厨房给孩子们准备午餐,切肉、洗菜、配料;铃声一响,我又得急匆匆地走进教室;课间休息时,又赶快跑进厨房给孩子们淘米做饭;午饭时我照顾好孩子用完餐后,自己才匆忙用餐。饭后来不及休息,又赶快进厨房洗锅,涮碗,拖地板……拖着疲惫的身子,又得进行下午的教学工作......下午目送孩子们放学后,我又开始在灯下准备第二天的教学任务。就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送走了一批又一批的孩子。但至今回想起和学生们在一起的日子,很多事情历历在目。

我的学生三岁女孩徐菡,患有自闭症,和父母、爷爷奶奶都难以沟通。刚到我班,天天哭闹不止,常常钻到桌子下面、门后面,独自发呆,不让我抱,怎么问也不说话,更不和其他孩子一起玩。她不能独立吃饭,我就一勺一勺地给她喂;她不能独立上厕所,每次我都陪着她,给她脱裤子擦屁股。每天午休,其他孩子都在午休,徐菡却从不上床睡觉,又哭又闹地,要我陪她一起玩,也不允许我午睡,我只好陪着她。这孩子内心世界是我没读懂的一本书啊!我常常观察她的举手投足间的行为,我发现她喜欢小动物,常对图书上的各种动物自言自语。我就在野外捕捉了些蚂蚁、毛毛虫、莹火虫等,装在玻璃瓶里,让她和其他小朋友观看、交流。这一招很有用,她开始兴奋了,相互问这问那。观察完后,她把这些虫虫放出来,天真地说:“你们快回家找妈妈吧,不许贪玩,外面有大灰狼哟”。我又经常让她和其他小朋友一起扮演小兔、小猪、小狗等动物演童话故事,她很投入,渐渐地她开始爱说话了,也能和其他孩子一起做游戏、学习啦。一天中午我实在太困了,在凳子上眯了会。期间,我感觉有人在摸我的脸。睁开眼睛一看,原来是徐菡那双稚嫩的小手在我脸上摸来摸去,一双明亮的小眼睛忽闪忽闪亲切地看着我。“徐菡,你干什么呢?”“老师,我想摸摸你。”我心头一热,眼泪差点掉了下来,把她搂在怀里说:“小铁树,你终于开花了!”现在的她,每天一到校后就拉着她奶奶的手说:“奶奶你快回家吧,下午放学来接我,我去找老师了。”徐菡变化很大,前后判若两人。我欣喜,但更欣喜的是她奶奶。看到这个让他们一家头疼的孙女,和其他小朋友们一起学习、生活、欢笑、嬉戏,奶奶高兴地笑出了眼泪,说:“王老师,把孩子交给你,我们放心。”

我的学生周小燕,爸爸在新疆打工,妈妈有严重的智力残疾,家中一贫如洗,她的妈妈产生了不送她读书的想法。了解到这个消息后,我非常着急,立刻安排了家访,心里只有一个念想:“说什么也不能让这个孩子因贫困而辍学”。当我来到周小燕同学家时,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这户的农家小院到处是猪屎鸡粪和杂草,人无立脚之地。我的小燕同学蓬头垢面,赤裸着身子,在秋风中颤颤巍巍。而她妈妈也是衣衫不整,看到来人也不知道招呼,只是傻傻地站在那里。看到这里,我的心里五味杂陈,有说不出的滋味和心酸。我找来扫帚把地打扫干净,又烧了热水给小燕同学洗澡,帮她妈妈洗头,还送上给孩子买的学习用品。在做好她妈妈的思想安抚工作之后,又和她爸爸进行了电话沟通,劝说他们一定要让孩子读书,还为孩子申请了教育救助和生活补助。小燕同学来到学校后,我呵护着她,经常给她梳头、洗脸、洗头、教她整理床铺等,让她感受到温暖。

我的学生黄伟,家庭极其贫困,自己天生口吃,说话结巴,每说一句话都急得满脸通红,常常引得孩子们哈哈大笑,争相模仿取笑。渐渐地,他产生了自卑感,与人见面,不再敢开口说话。为了消除他的自卑感,让他积极向上的学习、生活,我在班会上让孩子们讨论“十个手指有长短,团结友爱互帮助”,让孩子们明白取笑他人是不对的,不能歧视生理有障碍同学,引导同学们主动邀请黄伟一起游戏、玩耍。在课堂上,我采用多种方法,不厌其烦地引导他、激励他,总是耐心等他吃力地把一句话说完,及时给予表扬,让他感到成功的喜悦。课后我常常拉着他的手,和他说话,给他讲故事,和他一起到沙坑教他画沙画,到大树下采集树叶标本,带他和孩子们一起做游戏,滑滑梯......渐渐地,他的笑容多了,话也多了,经常主动拉我去玩石头剪子布、猜谜语,邀我欣赏他的画。有一次,他画了一只螃蟹,举着两只大钳子,在草地上奋力地爬行,样子威武。他仰着头,问我:“老师,我画的像吗?”我摸着他的头说:“你画的真好看!”他甜甜地笑了。

作为一名人大代表,我深知:人大代表是一种职务,一种信任,更是一种责任。我不仅代表着选我当代表的的父老乡亲。也代表着教育系统的教师和孩子。因此我自当上人大代表后我把自己目光不仅仅停留在自己所教的孩子们身上,也开始关心关注教育以外的话题了。

我认真学习《代表法》,主动履行代表职责,利用假期休息时间到各村各户走访,给贫困学生家长讲解脱贫攻坚政策,帮他们制定脱贫计划,了解他们在脱贫过程中的实际问题、困难及想法,及时向上级反映。本届任期内我已提意见建议4条,在七届人大一次会议期间,我提出的《关于加强留守儿童关爱救助保护工作的建议》引起区政府的高度重视,区政府建立完善了监护关爱网络服务体系,创新升级了“千名教师访万家”活动,并增加财政投入不断丰富留守儿童生活阵地,为广大农村留守儿童健康成长创造了更好的环境。让贫困学生家庭充分感受到党和政府给他们带来的温暖,增强早日脱贫的信心。

我关注在读高校的贫困大学生,和他们建立了微信联系,经常询问他们的学习、生活以及在线申请助学金、办理助学贷款的事情。目前,我乡所有建档立卡贫困户在读的大中专生和中职生全部申请通过,无一遗漏,我感到自己的努力没白费。

作为一名人大代表、一位教师,积极投身于扶贫攻坚,让贫困山区每一个娃能读书、读好书,是我的职责所在。一路走来,风雨相伴,但收获满满。今年我已经51岁,但我任还怀揣初心,心存热血,还能为山里娃做一点事情。我将不忘来路,继续前行;坚守山村,用心托起明天的太阳,为教育扶贫奉献人大代表应有的贡献!